第四章

作者:立誓成妖|發布時間:2018-01-11 05:19|字數:2259

這之后又過了一段時日,某天,溫淼正在學校食堂專心致志地吃飯,忽聽一旁的室友汪曉冉很是驚訝地‘喲’了一聲:“居然是他!”

溫淼百忙之中抽出半張嘴搭腔:“誰?”

“蘇昀啊!”

溫淼一愣,抬頭:“啊?”

對她在娛樂八卦方面的無知早有領教的汪曉冉并不打算浪費唇舌,只顧捧著臉兩眼冒紅心地望著那臺遠遠懸掛在食堂中央的電視機:“噢天吶,他還是和當年一樣帥!噢不不,比當年還要帥!真不愧是我蘿莉時期哈得要死要活的極品呀!”

順著她的視線,溫淼看到那圖像不算太清晰的彩電畫面中,有十來個人排成一排站在臺上,旁邊是拿著話筒的主持,下面是扛著長槍短炮的娛記。看陣勢,應是什么片子的新聞發布會。

主創演員皆帶妝出席,做清朝裝扮。

這會兒,走到臺前接受采訪拍照的青年,一襲寶藍長衫,襯得身材欣長,肩背挺直,因剃了發,毫無修飾遮擋的眉眼五官越顯清俊非常。

他接過話筒回答問題時,始終是一副開懷模樣,笑容燦爛得像個沒心沒肺的大男生。看得出,是個善于應對此類場合的老手,短短幾句話的工夫,就能讓在場的人各取所需,都很高興也都很滿意。

自己的環節結束后,他便迅速走到了那一排人的最旁邊位置,靜靜站在那兒,含著極淺的微笑,配合著頷首或是鼓掌,低調謙遜而禮數周全。

“他是我見過的最帥的禿瓢辮子!”色心膨脹的汪曉冉開始嚎叫著拍桌,滿腔花癡泛濫得一發而不可收拾:“真的帥哥,敢于露出全部的耳朵,直面完整的腦門。那些恨不能用頭發蓋掉半張臉的生物,根本就是見不得人的玩意兒啊好嗎!”

溫淼則望著不知是不是因為那逼近一米八五的身高,以致即便退到了最不顯眼的位置也依然能讓她的目光不自禁追隨過去的蘇昀,點點頭表示贊同:“確實挺好看的。”頓了頓,又問:“他很紅嗎?”

“以前火過一陣子。”汪曉冉回憶了一下:“大概是我初中那會兒吧,紅得簡直一塌糊涂,我們學校幾乎所有女生都超迷他的,到現在我還留著他當時的畫報和CD呢!不過后來就忽然消失了。”

“什么意思?”

“就是……好像一夜之間沒了消息,演唱會啊什么的也全都取消了。”

“為什么?”

“聽說好像是合約問題什么的,不過這個圈子里的事兒,真真假假誰知道呢?”汪曉冉從已經切換到另一條新聞的電視畫面收回視線,帶著點兒意猶未盡的興奮:“還以為他早就轉了行,沒想到居然又出現了!養眼yóu物什么的我最愛啦,YEAH!”

聽了這話,溫淼忍不住皺了一下眉:“可是以前那么喜歡的一個人,隔了幾年再看到,就只能想到養眼嗎?”

“那種喜歡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喜歡,對粉絲來說,他就像小說啊電視啊游戲啊……或者咱們課本里的那些人物一樣,總之是不真實的。”汪曉冉收拾好碗筷站起身,不耐煩地順手彈了她一記:“哎呀算了,反正跟你這個從來不追星的家伙說不清楚。”

溫淼揉揉額頭,耷拉著腦袋跟在她后面走出食堂,冥思苦想琢磨了半天,還是自言自語嘀咕了一句:“可蘇昀,是活的呢……”

當晚,溫淼在網絡棋室贏了兩盤棋后,正心滿意足地想要關電腦睡覺,心中卻忽地莫名一動,鬼使神差般的,在搜索引擎里輸入了兩個字,蘇昀——

十七歲在香港因偶然拍攝的一則廣告出道,十八歲轉往臺灣發展,很快便以其俊朗的外表,動感十足的歌舞而成為紅極一時的偶像小天王。

二十一歲正當紅時,卻忽然消失于大眾的視野。原因不明,只有幾條擦邊新聞含混其詞提了一下,有可能是合約糾紛遭致被經紀公司冷藏。

接下來的五年間,倒也并非完全脫離了演藝圈。不能錄唱片,便轉而接拍了一些影視劇,只不過,作品少而雜,且幾乎都是粗制濫造的片子,所演出的角色也是有正有邪有主有配,總體乏善可陳,基本不為人所知。

二十六歲也就是去年,與原公司約滿后獨自來到內地發展。目前已經完成了一部時裝戲的拍攝,尚在后期制作階段,還未播出。

兩個月前,正式簽約加盟由內地知名導演康衍執導的大型歷史劇,出演一個虛構的人物,戲份不多,卻是從少年到中年,貫穿始終。

掐指算來,蘇昀迄今為止已入行十年,又曾大紅大紫過,但網上關于他的花邊新聞卻少得可憐,除了工作上的報道,私人方面的東西簡直堪稱神秘,甚至連緋聞居然都沒有半個,在如今恨不能把幼兒園時期的異性朋友都拿出來炒一炒的演藝圈,實屬異類。

溫淼很快便將搜出來的信息全部看完了,并輕而易舉地整理出了他在過去那些年的大概人生軌跡。

一根雖有大起大落卻也算簡潔明了的波狀線,似乎沒什么難理解的。

可她抱著被子挖空心思想了許久,也沒能讓亂糟糟的腦子有所清明。

在溫淼這二十年的生命中,即便不至于錦衣玉食眾星捧月,可優越的家庭背景及本身所具備的條件也已足夠讓她不識人間疾苦。

所以,她完全想象不出,一個從巔峰瞬間跌落谷底的人,一個生命中最美好最珍貴的五年被荒廢埋葬的人,該如何面對那一切,又是以怎樣的心堅持下去,等待機會從頭再來,在那樣現實到殘酷的行業里。

不知怎的,溫淼又想起了白天電視中的那個人,面對鏡頭時的生動活躍,出了鏡頭后的淡然從容,忽然就覺得嗓子眼里貌似有那么一點點發苦。

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還是死活睡不著,只好爬起來吃了兩塊桃板,才終于帶著舌尖殘留的那絲甘甜,酣然入夢。

在夢里,溫淼看到一個金黃頭發過頸的英俊少年,在無數人瘋狂的歡呼尖叫中勁歌熱舞,渾身散發出的耀目光芒,黯淡了滿天星斗。

一曲罷,少年握著話筒,站在高高的舞臺上,雙眸仿若九天銀河倒懸其中,笑得那樣自信而燦然,不知是對著誰,大聲地說:“相信我吧,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成為讓全世界都知道名字的SUPER STAR!”

     

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誰予情深寄流年》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9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9/3188498 閱讀此章節;

2020/4/3 9:41:59
真人游戏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