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聾啞老人

作者:月流光|發布時間:2019-09-08 11:00|字數:3657

  答謝會結束了,蒲卿卿的工作回到正軌,說來也怪,少了一部分工作量,沒有了一件事整日擔心,蒲卿卿的心里竟然變得空落落的,她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節奏,迫不及待想要投入下一場戰斗。

  這天和尚曉菲在外面吃飯回來,蒲卿卿看到律所外站著一位老人,老人衣著樸素,拿一個裝皮包用的收口袋當包,此時正扒在玻璃門上,向律所里面張望。

  “你是不是要去匯利律師事務所?在對面。”蒲卿卿上前為老人指路。匯利的律師多,廣告營銷也不少,他們不只在網上發布信息,還派人去法院、醫院之類的地方發名片,經常有人慕名而來到匯利律師事務所找律師。

  老人沒有理她,依舊朝律所里看。

  蒲卿卿只得提高了聲音,沒想到老人仿佛沒聽見似的,還是不答話。

  蒲卿卿覺得奇怪,她不得不拍了拍老人的肩膀,詢問老人有什么事,這一次,老人終于轉過身,然而她接下來的動作卻讓蒲卿卿瞬間呆住。

  老人用雙手在面前比劃一陣,很焦急的樣子,蒲卿卿這才意識到,老人不是故意不理她,而是根本聽不到。

  意識到蒲卿卿看不懂手語,老人拿出一個手機,開始在上面打字。

  蒲卿卿一看,上面的字是,“我找任向遠律師。”

  “啊?”蒲卿卿有些意外。

  見蒲卿卿露出不解的神情,老人又在手機上補充,“我和他在網上聊過。”

  “哦,我知道了。”蒲卿卿恍然大悟。

  自從她在律師網站上以任向遠的名義掛出信息后,有不少人在在網上向她咨詢,不過絕大部分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像什么被別人辱罵了,網購買到假貨,鑰匙丟了,想調崗上司不準之類的,也有一些有關離婚家暴、房產爭議、勞動爭議的案子,但是大多數只是咨詢了一下,然后便沒下文了。也不知道是事情解決了,還是找別人去了。

  當然,還是有一些人對蒲卿卿的回答比較滿意,提過要面談的,但是真正找上門的這還是第一個。

  蒲卿卿興奮不已,她終于為律所找到了新客戶。她讓老人在會客區稍等,轉身將這一消息匯報給任向遠。

  辦公室里,任向遠正在往魚缸里投食。兩條魚是任向遠不久前帶來的,蒲卿卿看不出是什么品種,只覺得古里古怪的,不怎么好看。任向遠把兩條魚當寶貝,每天定時投喂,還特別囑咐蒲卿卿離魚遠一點,好像擔心她會對魚做什么不利的事情似的。

  蒲卿卿把老人的事情和任向遠說了一遍,老人是為了女兒的事情而來,這件事比較棘手,很多年了一直沒有解決,讓蒲卿卿欽佩不已的是,從沒接觸過電腦的老人為了這件事學會了打字和上網,她查詢了不少資料,也咨詢過很多律師,現在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任向遠身上。

  “我仔細研究過了……”蒲卿卿想把自己的觀點陳述一下,沒想到她只開了個頭,任向遠便打斷她,“有什么好研究的,這個事情已經過了訴訟時效,這么簡單的事情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可是總不能就這么算了吧,應該還有辦法,比如……”

  任向遠繼續打斷她,“以你現在的能力,應該沒辦法處理這樣的案子。”他放下裝有魚餌的瓷碗,回到辦公桌后坐下。

  蒲卿卿跟過來,鍥而不舍,“我是不行,可是還有你。”

  “我?”任向遠輕嗤,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他靠向椅背,微微抬起下頜,“你覺得我會接嗎?”

  “為什么不接?”蒲卿卿不明白,和對面的匯利相比,任向遠的業務量少得可憐,現在好不容易有案子找上門,他竟然還往外推。

  蒲卿卿不想放棄,追問道:“你是有什么顧慮嗎?擔心代理費?還是覺得有難度?”蒲卿卿不相信,她覺得任向遠一定有什么苦衷。

  任向遠打開電腦,漫不經心地說:“實話和你說吧,我暫時不想接任何案子,以后這種事都不要和我說。”

  “什么?”蒲卿卿大驚,原來任向遠不是不想接這個案子,而是不想接任何案子。

  “為什么?那你為什么同意我把你的信息掛在網上?”她聽說匯利的律師在網上找案源效果很好,也向任向遠提了一下,當時的他并沒有反對,現在卻說他根本不想接案子?

  任向遠看向她,“還不是為了給你找點兒事,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他一邊說著,一邊從抽屜里找出一摞A4紙扔在蒲卿卿面前。

  蒲卿卿一眼認出來,那是她在法律咨詢網站上給網友的回復。那個網站是一個類似百度知道的網站,同樣是問答的模式,只不過提問的是有關法律方面的問題,回答問題的也是專業律師。蒲卿卿一有空就在上面搶答,現在已經從一星升到三星了,還拿過幾次最佳答案。

  任向遠一一指給她看:“這個問題,你回答時引用了125條,這條是無過錯責任原則,并且是特殊侵權責任,很容易產生爭議,你又沒有辦法舉證,你應該用106條。還有這個,這個法案只是草案,還沒有正式生效,不要看到別人用了就跟著用,一定要自己查一遍法規。再有這個,永遠不要和當事人保證案子能贏……”

  蒲卿卿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她瞪大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任向遠。

  蒲卿卿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不是不相信自己會犯錯,而是不相信任向遠有時間有耐心在網站上看她的回答。

  任向遠把這件事交給她之后,再沒有提過,她以為他根本不關心她做的怎樣,甚至很有可能連有這么個事情都忘記了,沒想到他不只記得,還一直默默關注著。

  還好她一直認真對待這件事,從沒有想過偷懶敷衍。

  任向遠終于說完了,蒲卿卿擦了擦額角的冷汗,說:“我知道了,我以后會注意的。”

  任向遠看向她,問:“我剛才說了哪些問題?”

  “呃……”蒲卿卿繼續冒冷汗。

  “呵……”任向遠輕哼一聲,仿佛早已料到會是這樣,他拿出鋼筆,耐心在每一頁紙上做著批注。寫完后,任向遠又抬手一指,“把那個箱子拿過來。”

  蒲卿卿回頭,那是一個快遞箱,因為收貨人是任向遠,她在收到貨后特意抱進來,當時的她還在奇怪任向遠買了什么,只是沒顧上問。箱子很大,沉甸甸的,蒲卿卿第一下甚至沒有抱起來。

  任向遠打開箱子,蒲卿卿湊過去,發現里面堆滿了書,而且都是法律專業書。

  任向遠指著那些書說,“這個是損害賠償的,這個是知識產權的,這個是辯護技巧,還有這個……”他拿起最里面的一本。

  蒲卿卿一看,那本書的封面上寫著——孫子兵法三十六計。

  任向遠把書放回去,“這些書給你,回去好好看一看,不要在網上丟我的臉。”

  蒲卿卿十分意外,原來這一箱是任向遠給她買的書,她還是不敢相信,指著書問:“這些全都是給我的?”

  任向遠反問:“不然呢?你覺得我需要看這些基礎的東西嗎?”

  “不是不是。”蒲卿卿搖頭,費力抱起箱子。

  她剛要出去,任向遠又叫住她,“對了,把我的頭像換一換,你看看那像什么樣子,哪有人用肥皂當頭像的。”

  “肥皂?哦……”蒲卿卿反應過來,原來任向遠并不認識海綿寶寶。

  看到緊閉的門打開了,老人一下子站起來,她太著急了,以至于右腿撞在茶幾上也沒發覺。

  對上老人期盼的眼神,蒲卿卿一時間五味雜陳,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老人把手機遞給她,上面是一句早已打好的話,“任律師怎么說?我可以見他了嗎?”

  “嗯……”蒲卿卿遲疑片刻,向老人解釋,“任律師的案子比較多,暫時不能接這個案子。”

  看到這個消息,老人臉上喜悅的神情瞬間煙消云散,她似乎無法相信,繼續在手機上打字,手指不甚靈活卻格外努力認真,“不可能,你是不是搞錯了,你有沒有說我的名字?我和他在網上聊得很好,他特別專業也特別耐心,我打字慢,他也不嫌棄,每次都等我說完。”

  老人之前說過,她在網上咨詢過幾個律師,那些律師不是用一句“已經過了訴訟時效”打發她,就是留個電話讓她打電話。她后來才知道,這是律師篩選客戶的手段,如果客戶連幾毛錢的電話費也要省,那根本沒有在他身上賺到代理費的可能。老人不得已解釋說自己不能說話,那些人知道她是聾啞人,認定溝通會有困難,也沒有繼續理她。

  只有“任向遠”不嫌棄她,不管她提出怎樣的問題,他都會耐心解答,這也是她專門找到這里的原因。

  蒲卿卿知道老人誤會了,直到現在,老人還不知道和她在網上聊天的人并不是任向遠。蒲卿卿決定繼續隱瞞這個秘密,她告訴老人,就算任律師沒辦法代理這個案子,他還是可以幫她出主意,她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在網上向他咨詢。蒲卿卿還給了老人一些建議,她怕老人記不住,專門寫在紙上讓她收好。

  她的這些舉動總算讓老人臉上的失望不再那么濃烈,老人向蒲卿卿道謝,還要她向任向遠轉達謝意。

  蒲卿卿欣然應允。

  目送老人離開,蒲卿卿久久無法平靜,老人的問題一天沒有解決,她就一天無法安心。此時此刻,蒲卿卿特別痛恨自己,她恨自己人微言輕,能力不夠,無法為老人排憂解難。

  蒲卿卿隨手翻了一下箱子里的書,每一本都有磚頭那么厚,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看完。可是一想到看完這些書,她的能力或許會提高一些,她又堅定了看下去的信心。

  不多一會兒,任向遠發現一件重要的事,他想讓蒲卿卿跑一趟司法鑒定中心,開門看見蒲卿卿正在看書,低著頭,皺著眉,很困難的樣子。任向遠思忖片刻,覺得手上的事似乎也不是那么十萬火急,轉身又把門關上了。

     

手機同步首發都市婚戀小說《別想打擾我工作》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milubook.com/book/21666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milubook.com/book/21666/3344421 閱讀此章節;

2020/4/3 10:02:57
真人游戏有哪些